第七十章 骷髅(1 / 3)

幽煌图腾 登寒 6376 字 1天前

“狱长”在这原禁狱中就是超脱一般规矩的存在。

见识了黑袍人种种匪夷所思的手段,无论是打灭熔岩火根还是残影,每一种都可以立于“不败之地”。

就算遗憾那个名叫察祉珏的罗刹族少年没能成功,但黑袍人的所作所为都在不可理喻、又合乎“规矩”的“常理”之内。

这个罗刹族的圣子能刺中黑袍人就绝对不在“常理”之内,对于“狱长”,除去狱中一些怪物,和某些特殊的存在,“常理”就是不败。

对那些比肩“狱长”的特殊存在,知之甚深的女孩小安此时微微张着莹润的小嘴,显然是仍回不过劲来的样子。

比起脸上露出惊喜之色的弗蝾和察卟忝,女孩并不是反应过慢,不知者无畏,正是因为女孩熟悉内幕,才越加惊异。但下一刻,那双瞪大的眼睛又瞪大了一分。

那个古怪圣子就保持着悬浮空中的状态,手中的锋锐骨节掉落,全身如水潮翻涌更甚,肌肤下像是隐藏的所有怪物都被释放出来,涌动越来越厉害,在某刻,简直要爆体而出。

黑袍人身上不知名的袍子被破开一个大洞,也不知道受伤了没有,但他却没有理会,只是急忙伸手在空中虚抓了一把,像是在收紧将要挤破古怪圣子身体的某些东西。

这个过程显然十分麻烦,在宽大袖袍的遮掩下,黑袍人双手不停地拍打在古怪圣子身上,所取之处,除了一些关键大穴,还有好像某些关节处,再有一些看不懂的地方。

如此忙碌了足足一刻钟的时间,古怪圣子身上猛烈地涌动缓缓趋于平静,只是偶尔还会出现如同滔天巨浪过后的小风小浪,但已不成气候。

黑袍人“心有余悸”地习惯性抬起手臂像是要抹抹汗,但猛然醒悟过来,僵硬地将手指伸到脖颈处挠了挠,轻声嘟囔着:

“这鸟不拉屎的地方难道还有蚊子?”

小安“噗嗤”一声笑出声来,果不其然,任凭是谁,都越不出狱中各种规矩的限制。

黑袍人转过身,朝女孩无奈地摊了摊手又是一掌挥出,姬白宿凌空翻转了数十圈,落在地上。这一次,黑袍人显然很“小心翼翼”,没有砸出人形大坑,只激起一蓬散发着焦味的灰尘。

姬白宿在这特殊的手法下醒转过来,痛依旧痛,但无疑要好上了许多。以七极大阵为“骨架”的七极神体也不再雪崩似的坍塌,还有小面积的余震,但不足为虑。

心神松了松,姬白宿平躺下来,一动不动。

“你小子太鸡贼。敢威胁我的人也就那么几号,你现在也算是一号了,激不激动?威胁我还伤我,你是第一号了。是不是更激动了?”

“砰”

姬白宿肋下挨了重重一脚,疼得脸色瞬间就变了。

“赌命?真那么确定我就能把你救回来?还是宁愿拼命了不要也要出口气?脸面这么重要,让你要脸……”

“砰”

又是一脚,这一次是左臂。

“咔嚓”一声,在其余人听来是骨断了,其实却是七极大阵的一小处崩解,连带着内里用血魔解体大法凝练的血肉也消融,表层皮肤也完好无损。

这一次的折磨不同于上一次,真正的根基七极大阵和血魔解体大法无损,却是真正能让姬白宿感觉到疼痛。

凝聚这具肉身后,从幽煌上延伸出无数细微不可见的“触角”,通过连接肉身的每一处来操控肉身。自然痛觉也就相连,黑袍人每一脚都能找到姬白宿真正的“痛点”。

姬白宿躺在地上,身体扭曲地微微抽搐,脸上地皮肤却紧绷着使之平缓,但仔细看,仍旧能看出这份艰难隐藏下的肉皮颤动。

“是不是很疼?呵呵……”

黑袍人蹲在姬白宿跟前,笑出了声:

“说声谢谢呗!我这么煞费苦心,你说声谢谢不过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