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反杀,背叛(1 / 3)

迪奥塔尼亚的观察手大叫:“海茨瑙中弹,重伤,流弹!”

隐蔽在树下的医师一跃而起,正好接住失去意识、从树上摔下来的海茨瑙,立即开始施救。

探针刚刚弹出,一声枪响,医师脑袋上多了一个圆圆的血洞,一头栽倒。

乔伊斯一枪击毙了对方医师。

镇静剂持续发挥作用,他并不感到喜悦,只是机械地按照视网月莫上标记的红点,在最短的时间内把子弹倾泻出去。

舒米雅茨基速射狙击步枪严格说来并不是一支狙击步枪,而是精准射击步枪。它秉承了戈尔贡诺夫的一贯风格:耐用、廉价、威力大、射速快。

缺点也很明显,射程短,最大射程只有1000,子弹出了800就飘。所以,在1000距离上它被各路狙击步枪吊打,无用武之地。

但是从800开始,瑟瑟发抖的小老鼠就变成了嗜血的豺狼,威力、精准、射速,三者兼顾的它,用渴求的嗜血目光搜寻任何一个暴露的步兵目标。

乔伊斯要做的事很简单,连线题。

按照张一凡给出的坐标,瞄准,扣动扳机,射出两到三发子弹,再瞄下一个。

他干脆站起来,在烟雾中疯狂向外倾泻火力。

趴在地上的庞安义看呆了,连路易莎爬过来给他救治都没感觉到疼。

杜加诺夫愤愤道:“这种打法,鬼知道打到哪去……”低头扫一眼终端的雷达:“对方释放了烟雾?开启了静电力场盾?打中了?他蒙着了?”

庞安义笑道:“看来蒙得不错哎哟,小姑娘,轻点,你是天使,不是刀斧手!”

路易莎一边哆嗦一边给他治疗:“我们……我们会死吧?我们不会死吧?”

当,当,当,当!

乔伊斯用枪声回应,手中枪化身为挥舞巨镰的死神,毫不留情地收割着生命。

杜加诺夫没有说话,敌人在占据绝对优势的情况下没有发动进攻,多半是试图迂回包抄,将小队全歼。烟雾和静电力场盾一定是幌子,现在对方的轻步兵肯定正在接近。

如果是轻步兵的话,队长的状态……他扫一眼庞安义,庞安义已经无性命之忧,但只能抬起一条胳膊。

远远不够。

一旦烟雾散去,就是我们为组织献身的时刻!

他不知道,这时,对方的阵线已经濒临崩溃。

“敌人狙击手不止一个,退回去,退”

当!

“榴弹,榴弹,对准烟雾”

当!

“我的腿断了,别管我,你们快”

当!

……

1分钟,乔伊斯正好打了30发子弹,攻击了15个红点。

他知道每一个红点都代表一个敌人,但不清楚是不是击毙甚至是打中,他做的只是朝红点打两发,然后打下一个红点。

这时,镇静剂和脑波协调剂的效力结束了。

他看到了数团尚未完全散去的烟雾,和横七竖八倒地的士兵尸体。

一只大手拍在他肩膀上,是庞安义:“不愧是优秀毕业生,闭着眼都能打着人啊!别找了,敌人已经逃了。”

“一、二、三……”

点数的声音传来,杜加诺夫端着米哈伊尔突击步枪,逐个检查地上尸体。

“不错,这个距离上,除了重甲步兵,基本上两枪一命,打得好啊……有12具尸体,哦,那边树下还有一具医师的和一只断了的胳膊,杀13,重伤1,这下厉害了,乔伊斯,你打崩了对方两个小队!”

乔伊斯觉得一阵天旋地转,一下子跪倒,哇哇地吐起来。

他只打过装了番茄酱的靶子,只在虚拟训练中杀得血肉横飞,却从来没真的打死过人。

1分钟,13条生命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