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决心(1 / 3)

马卡洛夫驱车赶到营地前哨时,没见到张一凡。一打听,才知道张一凡已经被送进了急救康复中心,正在接受全面检查与诊断。

“什么检查?什么诊断?”

接待他的不是当初福尔加团的老部下,对他缺少敬畏:“不知道,民政安排的。”

“住哪个房间?”

“不知道,民政直接安排进去的。”

“谁安排的?”

“不知道,民政安排没跟我们打招呼。”

一问三不知,马卡洛夫怒从心头起,该死的马尔金,手伸到老子这里来了啊?

“a59小队呢?”

“撤退的时候失去联系,正在派人前往长官,我只是接待您的,具体情况我不清楚。”

马卡洛夫毫不放松:“派谁去,谁派去的?我是军事主官我怎么不知道?”

“抱歉,我真的不知道,我只是个接待员。”

他不祥的预感越来越大。

张一凡和a59小队一定是看到了什么东西,极有可能跟斯诺皮亚季和切尔诺百利有关,现在他们被隔离,如果动作不快点,很可能丢了小命。

“马尔金呢?我要找他。”

这个问题答得利索:“马尔金先生出差了,听说去安全区开会,估计三天后回来。”

马卡洛夫冷笑着掏出门捷列夫手枪,顶住接待员脑袋:“带我去找康复中心主任,现在。”

“呃,这个,您冷静一下……”

咔哒,手枪保险被打开:“3。”

接待员十分干脆:“好的,您别数了,我这就带您去。”

马卡洛夫跟着接待员直奔急救康复中心,刚看到那幢阴森森的四层楼建筑,一阵直升机鼓翼声传来,一架雄鹿直升机从楼顶停机坪起飞,掠过营地上空,向安全区方向飞去。

马卡洛夫的副官基洛夫叹息了一声:“我们似乎错过了什么。”

一旁的接待员如释重负,肩膀一下子松下来。

任务完成,拖到飞机起飞了。

马卡洛夫阴着脸沉默半晌,一摆头:“走。”

“去哪?”

“当然是接着找康复中心主任。”

康复中心主任是当初马卡洛夫手下,见了曾经的长官,又惊又喜,连忙站起来迎接。

马卡洛夫问起张一凡的情况,主任不敢怠慢,和盘托出。

“大约两小时前接到马尔金先生的通知,张一凡功勋卓著,调往安全区接受进一步治疗,待康复后,在安全区工作,刚才的飞机就是接送他的专机,这真让人羡慕……您怎么了?”

马卡洛夫手扶窗口,望着阴森森的天空,长叹一声。

“伊里萨卡斯基,你是我手底下的老人,但你知道为什么马尔金那么放心地一直让你当这个康复中心主任吗?”

“呃?”

“你是只知道低头拉车,不知道抬头看路啊!”

“啊,这个……”

“算了,他的身体情况怎么样?我听说,共济失调都出现了?”

“是,他的情况很特别,出现共济失调说明烧脑后遗症已经较严重,能活着是个奇迹。”

“这我知道,特别是怎么回事?”

“他现在有两个症状,色盲和共济失调,但两个症状不会同时出现,这很奇怪。”

“不会同时出现?”

“对,我先解释一下,烧脑不会改变基因,所以他的色盲和先天遗传无关,是大脑的问题;而共济失调主要跟小脑有关,简单说就是他两部分脑都有问题。”

“我明白,你接着说。”

“这就奇怪了。这两种状态随机交替出现,当他处在色盲状态时,小脑没毛病;当共济失调症状出现时,由大脑主管的视觉没问题。我从来没见过这种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