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剥尸者(1 / 3)

看起来,这头异变兽发动了一场成功的突袭,干掉了两个半人,却没逃过濒死者的复仇一击。

如此说来,附近短时间内不会再出现新的异变兽或病毒兽,暂时可以放心。

眼前这个半死的家伙还有救吗?

倒霉蛋的胸腔被开了个碗口大小的洞,盔甲内置的强效医疗喷剂已经用光,徒劳地喷射着一阵阵水雾。

没救了。

张一凡关上冲锋枪保险,在倒霉蛋身边半蹲下:“有遗言吗?”

对方哆哆嗦嗦地抬起一只手,没等开口,喉咙里咯的一声,瞳孔散了。

张一凡默然。

要是活着,三人小队搞死一只异变兽,绝对可以享受英雄待遇。但是现在,英雄狗熊有什么区别?

张一凡抬手把不瞑目的眼睛抹上:“要是活着,我把你救回去,给我个十万八万的多好。现在,唉,破烂都没得卖!”

三具尸体的盔甲和兵器都不错,轻轻一敲盔甲,就知道至少是“橄榄岩”级别的,如果把盔甲兵器个人终端什么的打包带回去,少说得五六万。

真这么简单就好喽。

个性化装备是卖不掉的。如果你想挑战一下生存极限,面对对方所属的一整个社团或帮派的怒火,不妨一试。

必须找个水平一流的道具师,帮你把个性化盔甲、兵器、终端还原成不带任何特殊标记的“元装”——人工费贵得要死,更要命的是按照道具师的行规,拆解还原过程中如有损坏概不负责!

此外,装备是士兵的第二生命,大部分士兵都希望装备会在死后继续陪伴自己。所以,几乎所有装备都是通过个人终端与使用者“绑定”的。如果使用者死亡,这些装备会和个人终端一起在24小时内降解还原为基本元素——一堆钢铁、塑料、特种陶瓷之类的材料。

所以,剥尸者是没前途的。

张一凡叹了口气,倒霉,埋还是不埋呢?

算了,埋了吧,说不定哪一天,也会有个陌生的好心人来埋我呢。

他费力地拖起那把锋利的链锯剑,开始挖坑,然后,站在坑边把尸体推下去。

就在他抓住一具尸体的手腕,试图把它朝下推的时候,尸体手腕上的个人终端突然闪动了一下红光。

他吓了一跳,猛的朝后一倒,以为触发了什么引信,要爆炸了。

等了半晌,不见动静,小心翼翼探头出来,发现是虚惊一场。

红光还在,似乎是一行红字,既不闪烁,又不跳动,仿佛一开始就存在。

“什么鬼东西?2位的字符串?密码?”

他的心砰砰跳起来。

他听别的不法者扯过,有些牛气冲天的家伙,喜欢给自己的个人终端设个密码,死后自动显示密码,意思是自己永远不死。

难道,我撞大运了?

他伸出颤抖的手,在个人终端上轻触一下。个人终端还有不少电量,亮起来。他手脚麻利地找到“设置”一栏,开始尝试终极密码。

滴的一声轻响,2位的密码输入框弹出来,与那一串红字完美契合。

他手抖抖地开始输入。

这没什么难度,给他的感觉像是在抄作业……不,已经不是抄作业了,是描红。

尽管如此,他还是输错了好几个,改了错,错了改,输完第1个,他停下来,用力做了几次深呼吸,然后,使劲揉了揉脸。

“成败在此一举!”

他猛地按下了最后一个数字键“8”。

红字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行黄色字,屏幕周围还有黑黄色的警示框:“终极密码输入正确,请谨慎选择以下操作:

1拔除已安装的功能芯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