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T先生(2 / 2)

笑:“道具师?没说实话,但也不全假。所以没有奖励,我也不杀你。走吧,带上你的东西,该去哪儿去哪儿。”

这就完了?张一凡惊愕地站起来。

“怎么,还想让我请你喝茶?你不够格,走吧。”

房门应声而开,柳德米拉和两条大汉一起走进来。

张一凡识趣地点点头,什么也没说。跟着两条大汉出去了。

柳德米拉恭敬地对胖子道:“先生,再过二十分钟,就到安全区了。离核心城市赛斯特姆2区还有小时又42分。”

“回家的感觉怎么样?”

“我的家在集团,永远都是。”

胖子轻轻叹了口气,走到窗前,看着外面在车辆颠簸中摇动的天和地,没说什么。

“对市政厅来说,太需要一条搅局的鲶鱼了。我们就是这条鲶鱼。柳德米拉,到时候,你是我们的代言人,要打出一个接一个地漂亮仗,还要不断地把最尖端最超群的技术和装备展示出来;你担子很重,会很累。”

“我全力以赴!”

“别轻易去死。”

“遵命!那么……”

“嗯?”

“刚才那家伙……”

“出发前,袁先生给我卜了一卦,说世界将有大变。我在那个年轻人身上看到一点征兆,虽然只有一点儿,不过信心越来越足。”

“我不明白。”

“他是我见到的第一个不需要个人终端也能活着的家伙。这难道不能说明问题吗?”

“那只是暂时的。”

“一叶落而知天下秋。我们会赢,人类会活下来,砸碎身上所有的破烂与枷锁,像过去那样自由的、和平的活着。”

这时候,张一凡正在外面跟车队的道具师交谈。

“你的个人终端修好了,是少见的老型号,开放性和结构很不错。”

“谢谢。”

道具师打量他两眼:“听说你是同行?”

张一凡尴尬地摸摸头:“刚做。”

“有证吗?”

“不法者,要证没用。”

“倒也是。不过要我说,有机会进城还是弄一张,买卖会好一些。要过安稳日子,这些东西就少不了,当初我……算了,反正说了你也不听。”

张一凡呵呵笑了:“有故事?”

“集团不伸手,我就给挤兑死了,一家子。不过,现在一切都好起来了。”

“说说个人终端的事吧,前辈。”

这声前辈叫得实心实意,手艺和经验不是一天半天能积累起来的。

“你的个人终端开放性好,最多能接四个端口,也就是插四块芯片。但是,芯片越多,对大脑的负担越重,容易烧脑发疯。一般人三块是极限,除非刻意降低芯片的等级,或是手术改大脑。明白我的意思吗?”

“同等功率情况下,两块低级芯片的效果有可能超过一块高级的?”

“别看简单的1+1+1,学问大着呢。要想赢,得把人当做一个整体来看,别光盯着芯片。没有最好的搭配,只有最适合自己的搭配。最后一句,配装之前,先想好自己要什么。”

“多谢前辈指点!”

“快走吧,或许,以后还会见面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