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归宿(1 / 2)

回答它的是更猛烈更精准的打击。

哒哒哒哒。

突突突,突突突。

十字剑冲锋枪与米哈伊尔突击步枪交替射击,打出了完美的节奏,每一次精准的点射,都正中的要害,两个人类不但不后退,反而步步紧逼。

剧烈的疼痛和越来越大的伤口让它几乎发疯,第一次感到,跳上地面,似乎是个错误。

但如何咽的下这口气!

两个人类才不管它的感受,越打越顺手,越打越默契,把凶猛无比的异变兽打得节节后退,像一根扔在地上、被高压水流冲洗的破草绳,满地乱滚。

马卡洛夫甚至有点小兴奋:“我还以为没有重火器就死定了——再打哪儿?”

嘴巴说话,手脚利索,利用张一凡举枪射击制造的空档换上新弹夹。

张一凡没答话,一边射击,一边凝神细观对手。

有伤害,但打不出致命伤。而且对方恢复速度非常快。

我们的弹药是有限的!

黑白两色马赛克汇聚的部位是弱点。但是,这条蛇的头部和七寸位置却没有黑白两色交织的马赛克。只在中段有若隐若现的马赛克一闪。

来不及多想,五发子弹射出,曳光弹又一次做出指示。

马卡洛夫的打击随之而来。

强大的冲击力把骨蛇打得全身一颤,直挺挺地向后栽倒。

它知道,单靠自己,对付不了这两个人类。

于是,它弯下腰,咬住自己的尾巴,开始旋转,越来越快,然后,渐渐悬浮起来,封闭的骨节向内发出绿色光,形成一个立起来的、封闭的绿底白边圆环。

马卡洛夫惊愕地看着正在散发诡异绿色光芒的对手,催促道:“猴子,它在干什么?赶快想想办法!”

“没办法,打!”

两人一口气把弹夹里的子弹全部倾泻出去,然而,骨蛇毫发无损!

马卡洛夫大叫:“怎么会!刚才还管用的,为什么现在不管用了!”

“冷静,冷静!一定有弱点,一定有弱点!”

张一凡一边说一边快速布置炮台。

马克洛夫眼睛一亮:“好办法,这个有劲!这次我来牵制它。”

但张一凡一点都不轻松,他有种预感,炮台并不管用。因为当骨蛇悬浮起来,开始旋转,就没有任何马赛克出现了。

“别急,异变兽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骨蛇在变长,生成新的骨节。

马卡洛夫急了:“它在自我修复!还等什么,打啊!”

“不行,等机会!”

“机会?哦,该死,它不是在修复,是在复制,在自我复制!我们对付不了两条!”

是的,一旦它复制完成,就是两人的死期。

不过,就在刚才,一个骨节形成的瞬间,张一凡敏锐地发现,有少许马赛克一闪。

马卡洛夫焦躁不安:“它已经复制一半了,再等下去……”

“耐心!棕熊,听着,瞄准我的定位,我炮台响的时候打,点射,记住了,点射!一定要打准,一定要打准!”

张一凡举起十字剑冲锋枪,切换为战术定位模式,绿色的激光指示光点稳稳落在骨蛇旧骨节和即将生成的新骨节结合处。

他屏住了呼吸,耐心等待机会到来的一刹那。

黑白色马赛克骤然一闪!

机枪炮台开始疯狂射击。

弹雨!

和刚才一样,攻击无效,骨蛇自我复制得更快了。

张一凡不为纷飞的弹雨所动,绿色光点稳稳落在原位。

突突突!

马卡洛夫的精准点射打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