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空·血(1 / 3)

张一凡早发现了异常。

两个方向,各有一大片淡红色的马赛克乱纷纷靠近。

天气晴朗,不是拜纳瑞粒子风暴,难道是异变兽?

他悄悄抓起了十字剑冲锋枪。

“嘿,小子,放下。小心走火。”一旁的戈尔贡诺夫大兵出声提醒,“老大不在,你可别轻举妄动。”

“我有感知精通,有东西过来了,会飞的。这附近有什么比较猛的鸟吗?”

“别扯了,你再精通能精通得过雷达?听我的,把家伙放下,到营地以后随便摸——我是福尔加团的重步兵小队长庞安义。”

“一看就是天生重步兵的材料,伙计,”见对方主动伸出手,张一凡也伸手过去,“不法者张一凡。”

“哦,天哪,不法者?荒野之魂!”

“回答我的问题,大块头,这边有什么鸟比较猛?”

“天鹅。”

“天鹅?那种白色的大鸟?”

“不,什么颜色都有,有四只翅膀,一根长脖子和尖利的爪和坚硬的嘴巴,它们会吃掉你的四肢和内脏,然后小心地把脑剥出来,叼回去喂幼鸟。或者直接把幼鸟扔到你身上。让它用葡萄藤一样的爪子刺穿你,咬破你的脑壳,一口一口,咬掉你的脑子。”

“你说的是天鹅?”

“没错!天鹅湖的天鹅异变兽!成群结队……”

庞安义话音刚落,飞机猛地一阵剧烈颤抖,紧接着,一根藤蔓似的碗口粗细的爪穿透了直升机护甲,戳穿了旁边一名步兵的肩甲,猛地朝外一拽!

机舱里的众人大惊。三五个人一起扑上去,七手八脚抱住那倒霉蛋往回扯,竟然扯不动。

哒哒哒!

张一凡的十字剑冲锋枪响了,子弹从人墙中穿过,擦过鲜血绽放的空气,掠过粗硬的爪,准确命中舱口外一串葡萄样的眼珠。

十字剑使用045口径的圆头弹,穿透力很差,但对于无甲的对象会造成可怕的杀伤。

眼珠子是没法戴甲、也长不出外骨骼来的,被三发子弹打爆了一大串。

异种发出可怕的嘶吼,剧烈的疼痛使它不得不放弃到手的猎物,缩回长爪。

张一凡怎么能让它逃走,吼了一声:“抓紧我!”一下子把半个身子探出舱外,对准正要往直升机下腹缩的异种就是一个扫射。

庞安义反应也很快,一个腾跃,死死抱住张一凡的腿。

重物压腿的迟滞感传来的同时,张一凡扣下了扳机。

12秒,这一轮扫射只用了12秒。

以高射速、低散射率著称的十字剑冲锋枪整整打光了一个弹夹,把剩余的27发子弹,100送进了异种还没有脑壳保护的、柔软的大脑。

异种的脑组织被子弹搅成了一团粘稠的浆糊。它翻滚着从飞机下腹坠落。

张一凡啪地拍掉空弹夹,顺手卡上一个新的。枪口指着舱口。

庞安义把张一凡拖进来:“好枪法!”

用没什么杀伤力的冲锋枪2秒钟宰了一只异变兽幼鸟?怕打不死还要追杀出去,彻底弄死才算完?不法之地都是这种人物?

服气。

“嘎——”

外面的火神机炮响了,金属弹壳纷飞如瀑。如同滚汤泼雪,十几只成年天鹅变成一团团血雾,聚集成团的忙不迭地散开。

三架“天灾”武装直升机摆成品字形,形成三个稳定的火力支撑点,互相支援。

可以松一口气了?

疯狂的嘶吼在身后响起,众人回头,大惊。后舱门不知什么时候被整个撕了下来。五只完全出壳的、有了金属外骨骼保护的幼鸟正摇摆着向众人逼近。

张一凡头皮一紧,糟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