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四章顾宸失踪(1 / 1)

“罗政这个名字与其说代表一个人,不去说这是一个代号,目前看来,罗政这个身份已经变得扑朔迷离。”陆墨和程橙并肩有着,顾宸找借口把他们赶了出来,两个人不了解其中缘由也不在找借口继续留下。

程橙听完陆墨的话,若有所思。

两个人心里都有不能说的秘密,谁也没有开口。

卧室里,顾宸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窗边,看着陆墨和程橙渐行渐远,松了一口气,仿佛卸下了什么重担,整个人颓废极了,他没有告诉任何人,昨天晚上有多么的难熬,今天清醒的他不是重生,而是再一次陷入比之前要痛百倍的漩涡里去。

客厅里早已没有厉铭的身影。

也好,不见也好。

调整好情绪,顾宸眼中没有了光亮,他在等,等一个让他离开的理由。

中午时分,酒庄进入了紧急防备状态,分管各个部门的佣人护卫脸色凝重,他们得到消息,戒备森严,连一只苍蝇都飞不出去的酒庄丢了一个人,那人还是老人下令特别关注的人,整个酒庄陷入寂静,安静的黄昏只能见到低头疾走的护卫。

老人坐在正院,看不出喜怒。

陆墨这一边,在顾宸失踪的第一时间就得到了消息,不过和酒庄的大部分人一样,顾宸事先并没有和陆墨商量甚至打过招呼。

事情永远都是朝着预料之外发展,程橙知道,他们的人生注定不普通……

三天后,顾宸消失的第三天,好像一切都正常,好像一切都变得不一样。

老人还是那样的阴晴不定,齐淇琪也还在雅院,偶尔可以出来见上程橙一面,酒庄还没开门,程橙目前也没办法将齐淇琪送出去。

顾宸失踪那天,陆墨联系了温枢,酒庄外面不只陆墨一股势力在调查。

那天,厉铭没有出现,直到傍晚,才有下人上报说在雅院后边的湖边见到了厉铭的身影。

三天过的很快,好像只是吃了一顿饭那么简单,程橙的身体竟然恢复了不少,嗜睡的现象出现的次数也在减少,陆墨的身体也在恢复,只不过每日的三次检查一次都没躲过。

大家都知道,他们这样的日子不会很久的,他们这样的人,宁静的日子不适合他们。

他们还有太多的事要去做,程橙的病,顾宸的失踪,厉铭的情绪,老人的阴谋,桩桩件件都是不可避免要去面对的问题。

午夜梦回时,程橙是后悔的,那个梦,和现在所经历的,最后都会重合,如果他们一直在努力却躲不过梦中的结局,她该怎么办,她让陆墨一次又一次的经历痛苦,去面对失去她的事实,究竟是不是她错了,爱到底能不能抵抗万难?

程橙永远都得不到答案,因为每天太阳升起时,身边有个爱她的男人陪在她身边,背后是万丈深渊,可是她依然能在他的臂弯。

睡梦中,她真的会罪恶的想,无论谁死,无论谁伤,陆墨在她身边就好…

------题外话------

后来我发现,错过的人就真的不会再遇到了,人生的每一段旅程都是在教我们,哪些人是对的人,哪些人是只能陪我们一段路,刚开始写这个文的时候,还不懂爱情,怀着对爱情的憧憬写下了这个小故事,后来我渐渐明白,一切自有天意。

每个人的故事有始有终,我将在期待与等待之中过好属于我自己的人生。